广厦千万间百姓俱欢颜

时间:2019-11-14 10:32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原标题:广厦千万间 百姓俱欢颜

城市里,棚户区旧貌换新颜,低矮的平房、棚子拆了,建起了高楼,新栽了树。(记者马贺摄)

正在建造的居民小区。(记者马贺摄)

一户农家被评为村子里的美丽大院。(记者马贺摄)

在农村,鲜花掩映下,家家户户的外墙上,绘制着乡风宣传画。(记者马贺摄)

农村这样的住房你还记得吗?(记者马贺摄)

  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。”1000多年前的诗句反映出当时老百姓对住房的一种渴求。千年后的今天,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土坯房、茅草屋,上世纪60年代的平房、70年代的筒子楼、80年代的单元楼、90年代的两室一厅,到跨入新世纪的小高层、复式住宅、跃层、别墅;从福利分房到购买商品房;从全额购房到贷款买房;从棚户区改造到廉租房、公租房帮扶,70年来,百姓住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人们的居住空间和生活方式也随之得到巨大的改善——

  房子对于我国老百姓来说,从来就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。它不仅是家的象征,更是给予人们安全感的存在。70年来,从“居者忧其屋”到“居者有其屋”再到“居者优其屋”,房子的变化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时代的进步。

  农村:从土坯房走进明亮宽敞的砖瓦房

  “别看我家现在挺好的,大院子、小花园,窗明几净的,以前可不是这样。”在扶余市的农村,马志明夫妻俩总爱跟一双儿女微信视频唠家常,最常说的就是自家房子的每一处变化,今天垒个灶了,明天贴个墙纸、海报了,后个儿整个照片墙了,都要说一说。“房子在农村是必需品,因为这里跟城市不一样,基本很少有人租房子。最差的如果没地方住,也能跟亲戚家倒腾一间偏厦子住。实在不行,帮人家干点活,攒点钱也能整个土坯房。”马志明笑着说,现在年轻人都看不上土坯房,觉得只有仓库、猪圈才这么搞,但我们年轻那会儿,住的都是土坯房。“农村结婚之后基本都会分家过,我和我家那口子结婚之后也是,婆家、娘家一家出点力,再找村里青壮劳力帮忙,盖了两间土坯房子,再配上糊了窗户纸的木格子窗户、简单的木门,虽然一进屋黑乎乎的,但冬暖夏凉。屋里家什儿也全,墙上还镶着个大喇叭,村上有什么通知就会响。怎么连的线不清楚,因为墙上糊的都是报纸。”马志明说,自己最爱看墙上糊的报纸。虽然没上过学,认不了几个字,但偶尔请教识字的邻居,再加上乡里扫盲做得好,慢慢也能读书看报了。“我一年最高兴的时候就是过年,农村虫子多,有时候睡觉房顶都能掉虫子,所以我们都攒报纸,攒够了到年底糊墙,这样虫子就掉不下来了。改革开放以后,家里添了人口,房子不够住,拉了点饥荒,在土坯房边上盖了一间红砖房。慢慢地饥荒还清了,又盖了一间砖瓦房。原来的土坯房渐渐变成了牛棚马圈和仓库。现在村里搞新农村建设,钢筋水泥盖的新房子,锃亮的玻璃、雪白的墙,室内厕所、淋浴室都有,已经参加工作的儿女给买了家用电器,装修跟城里也不差啥,日子越过越舒坦。”回忆起以前,马志明说,农村人只要不懒,咋地都能活下来。如果够勤快、有正事儿,还能过得很好。

  都市:从简陋的蜗居走进高端大气的商品房

  在1985年大学毕业的告别聚会上,同学们畅谈今后的打算,家住长春市二道区的李淑英同学毫不隐晦地说,一定要找一个能住进楼房的对象嫁了,以此告别生下来就没离开过的平房和捅炉子生活。引得同学们一阵大笑,至今让听者印象深刻。

  结婚生子后,李淑英爱人单位分得一房,南邻解放大路,窗户根底下就是人行道,过往行人时常会隔窗向屋里张望。“那是一室一厨一厕,房间在南面,厨厕在北面,中间有一个入户的通道,窄得只能过一个人,独门独户,当时让很多同龄人羡慕不已。”李淑英回忆说,那房子南面人行道马路旁有几棵大树,几乎遮挡了所有的阳光,一楼阴暗潮湿,呆久了腿疼腰疼,地板革掀起来都是湿的。一岁的儿子每天待在床上,不敢让他下地玩,夫妻俩有时间就把孩子直接抱到外面晒太阳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